武汉花农开始复耕:最高兴是看到花开

从武汉市中心出发,记者沿着三环线向北驱车30公里到达黄陂区,春耕的气息已经悄然而至。疫情期间,当地农民经历了怎样的故事?春耕如何启动?我们认识了一位花农陆大哥,聆听了他的故事。

▎谈损失:“当初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”

“本来想着趁过年能卖个二三十万,现在都不行了。这里13000多盆瓜叶菊,那边大棚里的40000多盆报春花,全部得处理掉。”受疫情影响,花农陆成权的花卉种植生意损失惨重。“现在种的花要过三四个月才能卖,意味这上半年很难有收入了。”

因疫情导致市场需求不足,陆成权的花卉种植基地今年损失近30万元。

陆成权来自江苏徐州,从业已十多年,因当地市场饱和,经过半年考察后,于去年决定来到武汉市黄陂区投资花卉种植。“基建、种苗、人工都要投入,前前后后花了近50万”,当初的决定需要很大决心,这笔钱正是陆成权在老家多年经营所攒下来的,面对损失,他显得很无奈,“遇到这样的事情,谁能想到呢?”

陆成权进入温室大棚内喷洒农药。

花卉生长过程离不开细致的农药杀毒工作。

▎谈复耕:“从现在开始生产自救!”

清理环境、平整土地、喷洒农药,陆成权与父母忙活起来,种植基地渐渐恢复生产的气息。“只要疫情过去市场恢复,我还是有信心的。”

担心花卉出现“白粉病”,陆成权在微信上向一位老师傅讨教。

专用作培植花苗的温室大棚。

“不等待、不观望、不耽误、不冒险。”日前,湖北省发布农村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“二十条”,统筹春耕生产,强调无疫情村内允许下田劳作。原来的苗圃场还不能正常供应,陆成权就用春节前剩下的种子自主培育花苗,避免错过花卉的成长季节与周期。

下午,拖拉机突然无法开动,后续发现是离合器烧坏了。

复耕工作并非一直顺利。

至于烧掉离合器的拖拉机,就不得不等到维修厂复工后才能解决。多年种植经验告诉陆成权,花期不等人,也不能等着政府和别人来搭救,必须主动作为,规划好下半年的生产,尽量弥补损失。

▎谈父母:“他们在身边,我比较安心。”

当初下决定后,父母也跟着陆成权来到武汉,“三个姐姐都在外地工作,我就把父母带在身边,有什么情况也好照顾他们”,陆成权说。

一家人温室大棚内劳作。

陆成权母亲今年80岁,除草的动作十分麻利。

陆成权的父亲退休前在铁路单位当会计,现在要跟着儿子重拾农活。

陆成权表示这些鹅鸭当时买来是为养着玩,它们“呱呱叫”能让田间多些生气。

在这里,两位老人会帮着陆成权做一些轻松的杂活,例如除草、做饭、喂养鸭鹅等等。“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回老家了,本来想着年前开车回去,七八百公里,一天就能到,看看老婆孩子,但后来知道武汉封城了,我们也想着别添乱了。”每晚,陆成权和父母都通过微信与徐州老家的亲人视频聊天,缓解思乡的心情。

晚饭前,陆成权和父母与远在徐州老家的孙子视频聊天。

▎谈愿望:“最高兴是看到花开,而且能转化为经济效益”

“咱老百姓最关注的还是收入,这次疫情对我们的影响真的太大了“,陆成权说,早期的投资还没收回,现在还亏了不少,希望市场能尽快恢复。“多赚一些钱,让家人生活多改善些,孩子能读好一点的学校,如果今年有效益,明年计划把种植规模扩大到100亩。”

温室大棚内绽放的鲜花。

“如果封城前,我们就开车回老家了,现在这片地肯定要荒废掉,花期也赶不上了”,陆成权后怕起来。如今,陆成权的种植基地已逐步开展复耕工作,一同回来的还有春天的气息,他们期待着各色缤纷的鲜花也能热情绽放。

生产和市场恢复后,陆成权希望将赚到的资金用于扩大种植规模,把身后这片荒地也包下来。

“希望新的日子快快到来!”陆成权说。

图文、视频 南方日报记者 罗斌豪 张梓望 徐昊 王良珏

海报设计 黄泽伟

责编:俞镜淇

Releated